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 >
从“食人鲳”看“非法放生”之忧

发布日期:2021-11-11 06:27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位于珠江流域上游的广西柳州柳江内,一起“食人鲳”伤人事件引发了公众对外来物种和“非法放生”的强烈关注。专家指出,本次柳江伤人的食人鲳,很可能是经走私入境后,被“非法放生”到柳江所致。在当前,外来物种入侵引发了多种生态危机,而一些有意或者无意的“放生”行为,正导致“外来物种入侵”愈演愈烈。

  专家介绍说,食人鲳是对一类分布于南美洲亚马逊河鱼类的统称,也译做水虎鱼。这种鱼有“植食性”和“肉食性”两种。通常说的食人鲳,指一种肉食性红腹锯鲑脂鲤。这种鱼早期作为热带观赏鱼被引入国内,但由于其具有强大的破坏性,2002年农业部已禁止各地销售这一动物。“食人鲳”长着锐利的牙齿,一旦被咬猎物溢出血腥,它就会疯狂无比地用其锋利的尖齿,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一般疯狂撕咬切割,直到猎物剩下一堆骸骨。

  为了解柳江中食人鲳种群的情况,柳州采用放网、垂钓等形式在事件发生地点上下游河段进行诱捕,并鼓励市民参与捕捞。经过5天的集中捕捞,没有新发现食人鲳的踪迹。这说明柳江内食人鲳的数量并不多。

  柳州市渔业技术推广站站长杨军介绍,柳州境内大约有10多种外来水生动物,常见的有巴西龟、牛蛙、食蚊鱼、清道夫、鳄龟、鳄雀鳝等,“外来物种随意放养野外,会破坏生态环境的完整与平衡,所以柳州市一直禁止向柳江河放流外来水生物种。”

  来自北美洲的“鳄雀鳝”与“食人鲳”齐名,其嘴类似鳄鱼嘴,有着锋利的牙齿,生性凶猛,生存能力强,对当地渔业危害巨大。“近年来常有渔民在柳江中捕获鳄雀鳝,而且个头越来越大,迄今捕获的最大的一条超过半米,有两三公斤重。”柳州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站执法人员王平均说。

  日前,在福建龙岩市一个小区的“观景池”内,市民陈先生发现里面有一条将近半米长的大鱼,四五斤重,他用网兜将其捕获后,咨询专家后发现,这也是一条“鳄雀鳝”。在龙岩的花鸟市场上,偶尔能看见有人在卖鳄雀鳝,“10到15厘米的,30块钱左右;15到30厘米的,50块钱左右。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可能觉得这鱼嘴巴扁扁的蛮好看,就会买回家养。”

  在海南,原产美洲的食蚊鱼和原产非洲的福寿鱼(罗非鱼)已在海南最大河流南渡江的上游,建立了自然繁殖种群数十年,其中食蚊鱼早已在鹦歌岭地区完全取代了生态位近似的本土种“弓背青鳉”。

  环境保护部2011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最新统计,入侵中国的外来生物已达500种左右,近十年对中国造成严重危害的入侵物种至少29种,平均年递增2—3种。初步估计外来物种入侵每年对中国造成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达1198.8亿元。”

  “外来物种本身就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我们很难给出一个很明确的界定,不同的学者对此也有不同的见解,但这并不能代表我们可以低估外来物种的危害性。”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刘全儒说。

  北京市200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有36种有害植物入侵,经过刘全儒等人的进一步调查,这个数字目前已被修正为56种。刘全儒介绍说,北京地区危害较大的植物类外来物种,包括豚草、三叶裂豚草、毒麦、假高粱、意大利苍耳等6种。以意大利苍耳为例,这种植物沿河分布,在北京市各地区均有出现,在官厅水库周边以及十渡沿河已有大面积的群落。“意大利苍耳的最大危害是其生命力很强,能直接导致生物多样性的减少,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系统的功能。再如毒麦,这种毒草一旦混入麦田,有毒麦粒含量超过一定比例,就会造成食用者中毒。”

  “外来物种并不全是有害的,像我们种植的玉米、西红柿等也属外来物种,不会给我们带来危害。据统计,10%的外来物种可在新的生态系统中自行繁衍,其中又有约10%可能带来危害,也就是说,大概只有1%的外来物种存在危险。”刘全儒说,“但人类所要警惕的正是这1%,尽管外来物种的威胁只能算小概率事件,但一旦任其发展,防范起来的任务将非常艰巨!”

  化学药剂防治法、生物与农业防治法和生态防治法等是对付入侵物种的主要手段。据介绍,化学防治是现阶段应用最广泛的一种办法,这些药物能较快地杀灭有害物种,但对环境会造成负面影响,而高效、安全、环保的生态防治法研究仍跟不上,目前还无法大范围推广使用。

  “化害为利”可能是对付外来物种的理想办法。福寿螺造成灾害入侵主要集中在北纬30度以下地区,一年可繁殖2至3代,世代重叠繁殖力惊人,一只雌螺经1年时间可繁殖幼螺32.5万只。柳州正在鼓励规模养殖场收购福寿螺,以养殖黄沙鳖和鸭子,收购价能达到1元/公斤左右。经过这样的推广,一些县区农村稻田的福寿螺逐渐绝迹。而对著名的外来物种“水葫芦”,有不少科学家正在研究将其利用为制药原料、用来生产祛斑消痘的化妆品等,取得可喜的进展。

  几乎每一个“适合放生的日子”,北京的一些河湖边、山野里,都有些市民在放生。这些人释放到自然界中的动物中,有不少就是原本完全不在当地生活的“外来物种”。这样的放生不仅仅引发了大量动物的死亡,导致了当地公众的恐慌,而且会触发当地生态系统出现不可预料的生态危机。

  2012年6月初,在北京和河北交界处的河北省兴隆县苗耳洞村,十余名北京“放生客”来到该村,将一千多斤、数千条蛇,“放归野外”。这些蛇种类不同,大小不一,并不适应当地环境。它们被放出笼箱后,四处乱爬,有的爬进村民家中,有的躲进缝隙里,在当地村庄引起极大的恐慌。村民手持铁锹、镐头等工具,四处翻开石缝、墙角,寻找蛇并现场将其打死。

  放生者自己都不知道这些蛇的来源。参与者介绍说,他们是从北京东四环一花鸟鱼虫市场买来,所有参与者在龙泽地铁站集合后,分摊购买蛇的成本,然后乘坐9辆车,前往苗耳洞放生。河北兴隆县林业公安人员接到报警后,赶到猫耳洞村,向这些放生客宣讲了有关法律法规。经林业公安部门协调,放生客向村民支付4万余元,用以弥补村民打蛇所带来的误工损失。

  按照我国1992年施行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23条规定,从国外或者外省、自治区、直辖市引进野生动物,需要将其放生于野外的,放生单位应当向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科研机构进行科学论证后,报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擅自将引进的野生动物放生于野外或者因管理不当使其逃至野外的,由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捕回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高利红介绍说:“这个规定只适合用在放生行为发生时,而无法限制市场上的外来物种的买卖。按照现在已经有的各类法律法规,相关执法人员没有办法处罚、没收、暂扣观赏鱼市场上大量存在的外来生物,只能规劝这些业主不要经营、不要买卖各类外来生物。”

  目前,湖南省制定了《湖南省外来物种管理条例》,该“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引入一类外来物种。但因科学研究、教学等特殊情况,确需引入一类外来物种的,应当申请、办理许可。”而全国性的《外来入侵生物防治条例》和《全国外来入侵生物防治规划》,仍在着手起草、修改和论证中。因此,加快立法并颁布实施,是防止诸如食人鲳一类的物种入侵的有力保障,也是遏制非法放生行为泛滥的有效手段。(记者 冯永锋)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